随笔

千年汴京城里,做一场灯火阑珊的东京华梦

谨以此文,献给人生那些“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的时刻。

也记录下,在清明上河园,人生记忆里又增添的那么多“若合一契”的时刻。

去年年底,天气太冷不愿户外工作,便宅在家中修图。修图也枯燥,顺手找些视频看看打发无聊的时光。

喜欢看诗词大会的朋友肯定都很熟悉康震老师啦,我是康震老师的铁杆粉丝,去年年底这一无聊,小俩月就把时间都贡献给了康老师很多年前在百家讲坛一百多集的讲座视频……天天在家李白杜甫李清照的,坐冷板凳上修图也变得诗情画意起来。这些讲座中最让我动容的,是【唐宋八大家】系列,尤其是宋六家的故事,北宋文坛宗师欧阳修、非是常人的宰相王安石、执着的苏洵、真潇洒的苏轼、性情里容冰火的苏辙、品性醇正的曾巩,除开他们那些零零散散浸润过我们心灵的诗词文章(这么说也不对,曾巩的真·一个字都没读过),通过康老师的讲座,我才第一次意识到,北宋年间他们在 东京 开封 府交织的人生,便已可大致描摹出属于那个遥远时代的精神世界——自由,开放,忠义,平等,无我……“群星璀璨”只是某些年代华丽的表象,对人性的洞阅领悟,对众生的体谅悲悯,对世界的博爱包容,对生命的释然达豁,才是那些被膜为圣人的君子,最想留予后人的财富吧。

于是,我有些想去一次 开封 。去年3月,我人在 杭州 。如今的人呀,当然丝毫不会有宋人“直把 杭州 作汴州”的思绪了。干脆今年三月再去一趟 开封 ,就算是领略过两宋风雅了吧!

开封 ,曾是这个世界上当之无愧的最繁华的都市。如今,它虽已不再拥有昔时的地位,可今人若要怀思它当初的模样,必然还是得踏上这片土地。时常有这样的心情,去一个地方,不是在意它如今什么样,可能只因它曾经什么样,无所谓眼中是否还是依样的风情旧貌,不过是借地感怀,给自己一个放开思绪的机会罢了。

所以到了 开封 ,又去哪里呢?北宋的 开封 府是什么样子,如今在这世上,只有《清明上河图》,还能生动地娓娓予人倾诉。那便去清明上河园吧。

我时常觉得生在这片土地是人生的一种大幸:生活处处琐繁,可总有前人慧智,或是三两佳句,或是一段逸事,或是旧时习俗,在不知不觉间给人以莫大的慰藉。我把生命里这样一点点不足为道的时刻,当做生而为人极大的乐趣所在——

蓦然回首,那人“还”在,灯火阑珊处。

大胡子
少花时间撕逼,多花时间进步,尽快摆脱傻逼!
查看“大胡子”的所有文章 →

17 条评论

  1. ? ? ? ? ? 大神 经

    你说得对

    • ? ? ? ? ? 大神 经

      真的吗

      • ? ? ? ? ? 大神 经

        对的

    • ? ? ? ? ? 大神 经

      好的

      • ? ? ? ? ? 大神 经

        哈哈哈

        • ? ? ? ? ? 大神 经

          神经病啊

          • ? ? ? ? ? 大神 经

            卡哈哈哈

          • ? ? ? ? ? 大神 经

            好的好的

  2. Well

    测试sss

  3. Well

    测试sssddd

  4. Well

    再来一条

  5. Well

    评论一下下

  6. Well

    测试25

    • Well

      测试

  7. Well

    是就是就是?

    • Well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