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胡子
2019-03-30
【置顶】那城那寨那人,醉美黔东南纪行

走出 凯里 高铁站的时候,我们已一路风驰了七个小时。 从浙中起程,穿越赣、湘两省,此刻站在细雨迷蒙的 凯里 街头,宛如踏上平行世界的另一个空间。 眼前出现的画面有一种错觉,街头理发铺、流动的手推二轮车、背竹篓的农夫、发髻插着大红花的妇人,甚至空气的味道,这些21世纪的城市街头鲜见的东西突然来到面前,一时里,浓烈的异乡元素和符号错乱了我的神经,恍惚了许 ...

阅读更多 →
游记